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eart

full

 
 
 

日志

 
 

Milk farter  

2015-11-01 23:51: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我来说,一篇日志最难的地方就在于开头和结尾。前者要短小精悍,引入一段有趣的想法或是自娱自乐地叙述;后者则是要积极向上,为接下来的生活奠定昂扬的基调,同时又要略带批判,表现自己对现实的不满和对一直在虚度光阴的懊悔——太烦了。这次我倒是可以很自豪地告诉未来的自己,或是某个误点进来的游人,或是我都不知道你们到底有没有看或是什么时候看了的我的朋友们,或是并非误点但总而言之点进来的不是朋友也不算游人的不知道如何定位所以还是统称为游人然后归结为未来的自己后面那一条的生物(Really?生物?你就这么称呼?不太合适……不过就这样吧),呃,人……我这周过得太充实啦!
        由于上个周五大宝哥特地打来电话叫我在没有课的时候去实验室待机,所以上周我将每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实验室里,读各种爆轰相关的书籍和文献,并适当地copy & paste到我自己的文献综述中。因为看了篇知乎的关于医学生对肥胖者尸体深恶痛疾的帖子,我终于下定了减肥的决心,于是乎一日三餐,定时定量,一两饭,每天只吃一顿纯肉(通常是早饭,其他时间打的菜里肉很少)。当然对于最为关键的运动问题,我仍然采取消极规避的态度;我虽然知道真的要减肥最重要的是运动,可却始终没有找到可以激励我运动起来的理由(lack of love?)。接连几天,我几乎不受控制地给GZ打电话,想要跟他聊聊天,但每次场面都在我的一大堆流水帐后冷下来,甚是扫兴——当时的我虽然知道这是正常现象,却不知道自己的生活会更加进一步地、无法预期地走向正常。
        周五下午与大宝哥的会面十分融洽,我手舞足蹈地介绍了几种状态方程与反应速率方程,并且几乎将自己最近的所思所得完整地展现给了大宝哥;他可能只是粗略地了解过这方面的东西(毕竟太忙了,又不曾研究过这些东西),所以给我一种认为我讲得还不错的错觉(100%是我自作多情)。总而言之,大宝哥没有因为我之前不去实验室的做法对我有负面评价,这已经足以让我长舒一口气了。GZ在讨论组(我虽然能够猜到他的“讨论组平等,群不公平”的想法是怎么来的,但仍然坚定不移地认为这个想法很蠢,跟他不听劝告自以为是时直勾勾盯着你看的双眼和无表情的大脸和紧闭的嘴唇一样蠢)里提议周末跟他去北二外进行“实地调研”,我兴趣不小,于是自告奋勇加入进来,顺便取一下拜托他从网上下载的GTA4。
        周六中午,我们在传媒大学站见了面,之后再次因为个人习惯上的不同而起了冲突(我问他关于他的项目的问题,他则是把手机塞给我,让我看上面的他发给boss的邮件,我不想看邮件,所以继续提问,他坚持让我看邮件,并且说所有问题的答案都在邮件上,我觉得他的这种做法简直不懂变通丧心病狂,但是两个人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所以也不好说什么过分的话,但是一看到他傻乎乎地笑就让我气得想要锤人,终于我还是看了他的邮件,然后也真的不想再跟他讨论这个问题了)。在第三食堂(这个数字简直太好记了,洗脑一般的好记,但是我并没有被洗脑,而且也只是在刚才打字的时候将它跟我们学校的三食堂联系了起来,其实也只是想到了三食堂的外部轮廓和菜品给我的整体印象而已),他终于很明确地告诉我,他很讨厌我说话的方式和行为举止,觉得我一直在否定他,从来看不到他的优点,一直用“我觉得”的句式让他烦躁,以至于他从愿意跟我聊天到不喜欢跟我聊天,直到现在的极力避免跟我聊天。
        我想起了不久前跟阿肉聊天的时候,他也曾说过我“总是在否定他,总是想证明他是错的”。我有点困惑了,也许真是我的问题?很短的时间内,有两个人质疑了我的说话方式(其中一个其实是在质疑我的整个人生),这让我很沮丧。我没法不承认自己在否定别人,但是却无法否定自己否定别人是出于对真相和事实的追求。我再次想到了阿肉,他因为自己的原则跟陈叔的朋友不欢而散,最终也影响了他与陈叔之间的关系;而我却只会事不关己地说些“改变自己”、“不必理解,只需接受”之类的屁话。这些屁话之所以会如此顺利地被释放出来,也是由于我的三观与他存在冲突;我所做的只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胁迫他屈从于周围人的意志,却从没有向我自己口中所说那样,真正接受他的观点,从他的角度出发想出解决问题的方法。我的做法跟劝我减肥的老妈、网上那些恐同的脑残(这是为了押韵而已,正常情况下我虽然认为GZ是傻逼但是不会这么直接地说出来的,因为万一他看到就不好了——当然也不是怕他看到后会影响他的心情,主要是因为怕他看到后影响我们俩之间的关系;但现在我们俩已经没关系了自然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吧,不过还是为了个人修养把“傻逼一样的”这五个字去掉吧,还是顺便也把“GZ”和之前的“、”也去掉吧~不过我仍然留下了这段话,这样仍然可以知道曾经存在过这样一股复杂而善解人意地思索存在于这段的字里行间,当然who fucking cares!我这算不算被西化了啊……不过不管是中文还是英语,发些发泄性的脏话简直太开心了哦哈~)又有什么区别呢?
        GZ的这样一段话是我早就听到过的了,但其中最刺痛我的一句真的让我流下泪来,毫无征兆。“为什么你不能像对待其他人一样对待我呢?”多么悲剧啊!你喜欢的人最大的奢求是你不再喜欢他,你的喜欢是他觉得最为多余的情感,你喜欢的人最喜欢你的地方正是你不喜欢他的时候的样子……我搞不懂,我真的那么讨厌吗?被我喜欢上就那么倒霉,像踩到了稀烂而黏性十足的狗屎一样让人烦躁却没法用手去抠掉吗?GZ说,在听我说话时他总是会无比烦躁,以至于即使我的话偶尔正确时也会被他毫无悬念地搁置起来;他说,起初还总是认真听我说的话,可后来发现这些谈话毫无意义,充满诡辩,于是就失去了耐心;他说,我为什么不能像对待其他人一样对待他呢。
        我当然不能像对待其他人一样对待你啊……我喜欢你啊,我想听你谈论你喜欢的东西,也希望与你聊些我感兴趣的事物,想要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拿来与你分享,也想体验你经历的所有喜怒哀乐啊!人都有错的时候,无论是你还是我还是大宝哥还是老宁头还是舅哥还是陈叔还是毛主席,我们大家都会犯错啊!你说我挑不出你的优点,我说出了你在我眼中的优点,结果你又说这些在你看来都无关紧要;你说我不会用发展的眼光看待别人,总是在挑别人的问题,可事实上我从没听你夸过我什么,从来都是我在不断地被你否定,从生活方式到交友方式,甚至真的“无关紧要”的游戏方式和洗脸刷牙。你总是说我在否定你,你又可曾肯定过我?可曾对我有过深入的了解,知道我喜欢些什么,又是为什么喜欢这些东西吗?
        我哭得很厉害,一直以来干得发涩的眼睛突然如此顺畅地流出如此大量的眼泪,让我很是惊讶。姥姥去世的时候我很平静,追悼会上鼻子发酸,遗体告别时抽泣哆嗦为主;平均每半年一次的情感宣泄也已经沦为形式,感人片子至多将眼眶骗得湿润。眼泪流出,止不住,好像早就干渴的嗓子欺瞒了自己的感官一样;尽力平静自己的声音,可抽噎无法抑制地让我的声音发起了抖。我很难过,不是因为GZ不爱我,而是因为他讨厌我:如果他不爱我,我们仍然可以互相喜欢,成为朋友;可如果他讨厌我,讨厌我对待朋友的方式,我又怎么能再用对待朋友的方式对待他呢?我又怎么能再把他当成一个朋友呢?我感到自己可笑到了无法复制的地步,不仅爱上了讨厌自己的人,而且对方还始终没有告诉自己他究竟是多么讨厌自己,反而非常礼貌和“有人情味地”包容着自己去爱。我觉得GZ很可笑,这个人比我想象的更加善良,可是愚蠢的善良之于我,还不如包装精美的恶意:后者可能会令我大受打击,但也可以让我从失败中迅速恢复过来,用双倍的力气还击回去;而前者却像是因为担心我口渴而好心好意地递上海水,怀着无尽的善意打出致命一拳,而我却没有了反击的机会和立场,只能为自己遇到了“好人”而服输认命。
        我没法再爱GZ了。他是个好人,但是好人也许不适合我,尤其是脑子慢的好人。我也没法以朋友的身份去喜欢GZ了,他是个好人,但他的善良我真的无福消受。我没法以陌生人的身份去喜欢GZ了,我太了解他了,我知道他的优点,知道他的缺点,知道他的QQ号,也知道他的邮箱。我想离他远点,也许这样就不需要考虑他的事情了,我可以做自己的事情,不再考虑曾经有个叫GZ的人被我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无数次提起,被很多人喜欢与讨厌,被我讨厌又喜欢,并且在最后讨厌着我的这样一个人。周六下午回到寝室后,他发QQ说很抱歉话说得太重,希望我不要太伤心;我真的没有伤心啊,我只是死心了而已。从对你死心,到对你,死心而已。
        在写了这么多关于心情的东西之后,终于进入了下一个话题——舅哥与陈叔。舅哥这个称呼我觉得蛮尴尬的,最初称呼肉肉舅哥的原因很傻:我开玩笑让他把妹妹介绍给我。后来这个称呼一直延续下来,则是因为他跟GZ关系很好,而与GZ刚刚确定关系的我为了拉近与他的友谊,略带象征意义地取了这么个称呼。既然现在我已经不再认识FA(谁?)了,称呼回归,就叫他肉肉好了。因为性格等各方面的原因,肉肉和陈叔分开了,我起初觉得陈叔绝情,可今天却得知,肉肉在跟陈叔分手后的第二天便跟其他人确定了关系。我觉得这很尴尬,一方面是因为之前我还在两边瞎掺和,希望帮他们两个解决问题重新在一起;另一方面我想起了自己与阳胖子见面时候的心情,担心肉肉会不会像当时的自己一样,只是因为无法接受分手而过于冲动地做出了选择。我考虑过要不要深入了解下肉肉的新男友(93年的小胖熊,福建人,在上海读本科,明年毕业),但却很清楚这事情真的跟自己没什么关系,最好的选择是听任他们各自遵从本心的选择。
        最近玩了很多新游戏,遨游浩瀚星海的Rebal Galaxy,难度爆表的符文守护者,任务接连不断的GTA4(这俩+暗影狂奔龙陨都是杉果/steam上万圣节特价买的,爽得可以),以及休闲性质的Super Puzzle Platformer和作死性质的Super Meat Boy,全都让我重新爱上了单机游戏这一形式。但如果说到最近炒得最热的游戏,仍然莫过于LOL;S5世界总决赛的冠军桂冠再次被老牌劲旅SKT揽入囊中。我感觉Faker的皮肤肯定是瑞兹;这个大家眼里的非版本强势英雄在他手中涌现出了无限的力量,最后一局的胜利也是由瑞兹一锤定音。要说遗憾的话,大概是SKT没能以全胜的记录获得冠军胜利吧,否则大概真的会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成就了(其实现在这个只有一败的成绩同样高概率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始终还是觉得有点遗憾)。
        牛哥推荐我看了Rick and Morty,一部美国科幻主题无节操动画,血腥暴力性暗示敏感词无一不全,最有趣的地方还是在于里面密集排布的笑点包袱和科幻梗。最后一集中Rick为了保护家人而被星系联邦抓走,为下一季留足了悬念,期待半年后再次看到他生龙活虎地调戏所有人~
        今天喝了一大盒伊利“高钙低脂奶”,11.5。肚子胀得有点厉害,止不住地放屁。我真的该告别奶制品了吧——或者说,我真的该“断奶”了吧~Milk farter - 壶中仙 - 上古壶中界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