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eart

full

 
 
 

日志

 
 

ps  

2015-06-25 02:33: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我填补了自己的一个遗憾,或者说自以为填补了自己的一个遗憾。
        早上起床后,意外得知今天是GZ的毕业典礼。我本来想继续在寝室懒散拖沓,却始终难以忘记自己在GZ本科毕业典礼上极度令人反感的行为。那时候我跟GZ刚刚在一起(还没在一起?),我因为一些小事跟他起了冲突,虽然勉勉强强地出席了他的毕业典礼,但却一直板着个脸,说话也没个好声气。我至今还记得GZ苦笑着说的一句话——“今天是我毕业的日子,别闹得这么不开心嘛。”是的,当时的我只顾着发脾气,却没有注意GZ的心情;而毕业典礼上给人带来的百感交集,则直到我自己毕业的刹那才被我本人真正体会到。无数的怀念和遗憾交织在一起,我突然从床上一跃而起,三下五除二收拾好东西,向中教楼奔去。
        跟GZ通了几个短信,我感觉到他虽然嘴上说着让我去上课,但还是很希望我能去参加毕业典礼的——当然也可能是自恋的我的又一次会错意,但看到座位上的他喜笑颜开的样子,我总觉得很安心。因为他旁边已经没有空余的位子了,我便捡了个很靠后的座位坐了下来。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没有听讲的心情,还是毕业演讲真的没什么意思,我感觉自己的精神很涣散。刷着微博看着QQ,很快就到了领毕业证的环节。我走到GZ所在的那一排,跟他和他的同学们打了招呼,得知他们在毕业典礼结束后要去照相。兴之所至,我决定翘课。说起来这还是我上大学以来第一次为了私人问题翘课,不过也没什么不舒服的感觉,有得必有失嘛。
        音乐响起,歌跟我毕业时的那几首一样,看来这毕业也已经有了成熟的套路啊。看着他们排队聊天的样子,听着《至少还有你》,我突然很想哭。趴在桌子上,把头埋进双臂,我抽噎了一下,哭了出来。十秒钟后,眼泪戛然而止,心情重归平静。这首歌总让我想起妈妈,想起老家的一切,想起儿时的一切。几年前的我幻想着遇到一个可以理解我、可以包容我的人,现在的我却坦然接受“世界上不存在任何一个可以完全理解和包容我的人”。几年前我还每隔半年都要大哭上一次,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维持内心的洁净;现在的我已经许久未哭,液晶屏将眼睛烤得又干又痛,遇事也是笑笑而已,不敢再太过认真地面对生活。
        我抬起头,发现没人在注意我,笑起来。忽然我发现GZ和朋友们刚好上台,便左躲右闪地奔到最前排,用手机拍起照来。走出大厅来到中教楼前的空地,我为GZ、JQ和ZN拍了几张照片。虽然我没特意研究过拍照的技巧,但我对于自己构图和审美的能力还是有些自信;再加上他们三个似乎更看重照片中的人物,所以大家也都算很满意。
        看了下时间,我发现自己还来得及上第二小节的课,便匆匆跟大家告了别,一路小跑赶着去上课。我不知道自己这次“正常的表现”是不是弥补了自己之前的过失呢?还是说已往不谏,那成了永远的遗憾?再或者说,GZ压根就忘记了我之前的无礼之举?
        第二节课开始十分钟不到,老师精确地点了我的名字,让我回答“p波和s波哪种符合无旋的公式”——这是什么鬼!我迟疑地回答“是p波”,老师沉默了十秒,对题目进行了解释,并说明我的回答是正确的。
        p波是primary wave(纵波),s波是secondary wave(横波),这些地震学中的概念并不会在考试中出现;这两个概念是在我翘掉的第一节课讲的,我则靠自己的运气和揣测心理的能力侥幸答对。
        嗯,又可以卖弄学问了。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